[文化] “重走苗疆走廊”首站:揭秘黄平“苗疆古驿道

[复制链接]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7:38:40
  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易木三)且兰古国都,云贵最秀地。8月27日,以“行走苗疆走廊、感悟多元文化”为主题的“重走苗疆走廊”文化旅游宣传活动考察队走进首站黄平。其间,全国知名专家学者,规划团队专家,黄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廖永伦,黄平县委常委、副县长顾建强等领导及工作人员,全国主流媒体记者以及自发加入活动的人员近70余人围绕“苗疆走廊”,系统考察黄平县苗疆走廊历史,进行深度的座谈交流,期望能更加深入的了解“苗疆走廊”,促进黄平县文化建设和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献力。

20180828123259952.jpg

  黄平历史文化厚重,古苗疆走廊贯穿贵州全境,总长近九百公里,在黄平境内保留完好的有近30公里,是黄平县非常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和自然景观及人文景观,是黄平县发展旅游的重要文化旅游带。

  悠悠驿道,漫漫征程。黄平的上空,细雨蒙蒙,雨仍下着,时大时小,也挡不住考察队们一行冒雨前进的步伐,雨水打湿了衣服,泥土粘满了鞋裤,依然热情高涨,风雨无阻。只为深度体验黄平的历史苗疆文脉所在地,揭秘“苗疆古驿道”的神奇之处,感受“且兰古国都·云贵最秀地”的独特魅力。

20180828123313533.jpg

  考察团从黄平旧州东城门出发,走过马靛街、中权巷、西上街、老里坝码头、射滩九龙坡、寨碧龙昌、稀饭街、滑石板、波峒村坪上组等地,之后乘船渡过五洋湖,湖面开阔似苍海气象万千,船游其中遐想绵绵。

  湘黔驿道黄平段道在县城西北25公里的旧州镇至上塘乡青杠垴今县界处,为旧州至平越(今福泉)及省城贵阳驿道之一段,长17.5公里,今存13.5公里。

20180828123324263.jpg

  据了解,驿道筑于明代,跨涧越山,以毛石海墁,宽度依地势而异,宽处近3米,一般在1.2米左右。由旧州在城铺起,西经波洞铺,上塘铺、瓮埋铺入今福泉县属之铁关铺、地顺铺、王家塘铺而至平越;由铁关铺之白沙坡分路至贵定而达贵阳。

  湘黔驿道黄平段是经过县境的两条驿道中保存最好的一段,2015年,省人民政府将湘黔驿道黄平段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80828123335811.jpg

  行走在这段悠长的古驿道上,青石板、泥泞路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一路上,一些不知名的古桥、古遗迹让考察团兴趣十足,纷纷拿出手机,按下快门,留住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古道上,不时有农人牵着马匹走过,马啼声声,饮天长啸。据黄平县的工作人员介绍,过去这条路是商贾、马帮们运输货物到达云南、缅甸等地的重要通道,现在,依然有当地农户在古道上运输粮食作物等,具有很大的旅游开发价值。

  “子规鸣古道,脚步量沧桑”。考察团成员在重走“苗疆走廊”途间,留恋古驿道丹霞石板路,寻觅每块石板上的人迹马印,聆听古驿道上留下的余音。纷纷称赞黄平不愧是一处“且兰古国都”的文化和旅游胜地。

20180828123346636.jpg

  在重走苗疆走廊座谈会上,各位专家、老师畅所欲言。“苗疆走廊”概念首倡者、贵州大学教授杨志强说道:“把苗疆走廊这条路做好,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接下来还需要发挥团队能力,认清自我局限,更好地规划打造苗疆走廊这条文化带。”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石茂明教授说道:“希望在苗疆走廊这条路上,选几个标志性的点,凭借新颖的创意,结合当前社会热点,再由专家教授的理论支持,将苗疆走廊更好的推广出去。”现场的新闻媒体的记者们对苗疆走廊的宣传与打造也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如:利用抖音小视频等多媒体平台来为苗疆走廊作更好的宣传,达到理想的旅游营销效果等。

  近年来,黄平县委、县政府全面贯彻落实省、州“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充分用好民族文化和生态环境两个宝贝”的战略决策,按照打造国内外知名民族文化旅游目的地的目标,着力建设“神秘且兰·古韵旧州·养生黄平”的旅游品牌。黄平县旅游局局长吴涛说道:“这次重走苗疆走廊活动对于黄平来说意义重大,希望通过这条苗疆走廊把黄平悠久厚重的历史文化串联起来,把旧州古镇、㵲阳湖、朱家山以及周边古村落串联,形成一个旅游带,通过这个旅游带,把旧州远古且兰文化历史集近代的明清文化连接,让游客在这条苗疆走廊上感悟多元文化,体验悠久的历史,全面推动黄平县旅游产业大发展,带动经济社会持续较快发展,加快脱贫致富奔小康步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17 显示全部楼层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7:51:30
“重走苗疆走廊”第二站:探魅施秉历史文物遗迹
  贵州网讯 (记者 易木三)水墨云山•中国施秉。8月28日,“重走苗疆走廊”文化旅游宣传活动考察队来到施秉,全国知名专家学者,规划团队专家,施秉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朱毅、县旅游产业发展服务中心主任李忠果,宣传部、文宗局、政协办等单位领导及工作人员,全国主流媒体记者近50余人一同走进“中国漂城”,揭开传说中的“㵲阳明珠”神秘面纱,探寻施秉不为人熟知的历史文物遗迹,持续扩大旅游宣传力度,为施秉文物遗迹保护与传承建言献策。

20180829114455491.jpg

  施秉人文底蕴浓重,历史文化悠久,苗疆走廊在施秉境内长达10多公里,沿途上有古桥、古井、古树等,历经风雨沧桑,仍保存相对完好。施秉县从元明时期以来直到晚清的数百年间,在西南古驿道线路上有着重要历史文化价值。

  探索苗寨千古之谜,见证传统文化明珠。在距离黔东南州施秉县城30多公里处,有一个深藏在苗岭山脉折皱里的苗寨——龙塘,历史称道:“龙塘”之名源于寨中有一个龙潭,长年不枯。据《贵州省施秉县地名表》中记载:“村侧有三口天然水塘,四季不分,水源丰富,故名。”村中有200来户人家,村前小桥流水,村寨有古建筑、古遗址、古墓葬、古洞穴等文物遗迹,其建筑以徽派建筑与苗族木结构房屋为主,是施秉县仅存的一座多元文化融合苗族古村寨。

  微风阵阵,伴着和煦的阳光。考察队走近苗寨,体验苗寨建筑的古风古味,这里仍然保留着过桥祈子、刺绣、织布等传统文化形态,其保留下来的传统建筑,引得专家团的教授直呼:“太漂亮了,让我看了很震撼。”

20180829114537358.jpg

  龙塘苗寨是一座国家级民族文化村,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及开发潜质,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村民们新修的现代房屋破坏了村寨传统文化氛围的完整性。对此,苗疆走廊概念首倡者杨志强教授说道:“现在不要轻易对村寨的文化价值进行判断,但是村民应该珍惜自己的文化财产,龙塘村是苗疆走廊上一个明显的多元文化交融现象,这对于之后谈民族共生关系,相互包含是具有说服力的”。贵州师范大学的何景明教授说道:“从旅游开发角度来看,保留当地苗汉文化融合十分有必要,物质形态的保护与规划,政府应有足够的重视,而不能按照村民的意志随意更改,这将会是村寨的巨大损失。目前此地的旅游开发价值还非常有限,如果未来深度发掘,做好规划,旅游发展的前景还是可观的”。

  鹅翅膀又称螺丝桥,是相见坡的一个重要的近代文化遗存,是贵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桥身为单拱石桥,长21米,桥面宽6.3米,高11米,跨度6米。据施秉县工作人员介绍,这座桥是第一座现代公路立交桥,在1949年11月,为阻止解放大军进军西南,国民党军队将桥炸毁,解放后,由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按原型修复,2003年又新修了一座新桥,现在随着二级路改线,新老桥均已‘退役’。”

  考察团站在鹅翅膀公路旁,看见石壁之上,刻有“鹅翅膀”三个痕迹斑驳的大字,据悉,这是抗日名将薛岳所作提字。考察团纷纷拿出手机,记录下这一经典遗迹,为这段红色的历史岁月深深感慨。

20180829114609877.jpg

  华严洞距相见坡约三公里,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其建寺时间已不可考。只知清初,中国佛教临济宗33世祖师天隐禅师曾是华严寺住持,明代万历年间石刻还在石崖上清晰可辨,此地曾建有华严寺,当年过路的达官显贵在此下马停歇,信徒众多。洞内外石壁上刻有明、清两代大小摩崖13处,洞内摩崖3处,洞口对联上书写:“山光草色天成秀,水曲崖奇地给灵”,横批“空色大观”。洞右横幅题有“空中楼阁”、“卸花处”等,1982年2月被省人民评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最后,考察团来到了诸葛洞,这是古时商队陆路转水陆的要塞之处,河道边的石刻记载“因流传有诸葛亮的传说,因此被命名为‘诸葛洞’”。其位于施秉县城6公里的望城坡麓,系下舞阳河风景区的入口处。河道旁的乱石上,仍能看见古时纤夫的穿石系缆孔,数百年沧桑回首,这条古时的纤道,依然焕发出无限生机。

  施秉县历史文化资源丰富,遗留有较多的文物遗迹,在文化的传承与保护上任重而道远,对此,杨志强教授感慨道“希望施秉能为后人留下这笔宝贵的财富,不去肆意破坏,要有高瞻远瞩的思维与视野,保护住民族的根基与本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7:56:59
700年苗疆沧桑,专家考察团队冒雨重走苗疆走廊
你知道吗?苗族上千万人口,主要就分布在苗疆走廊地带哦。

苗疆走廊是中国五大民族走廊之一,横跨湘黔滇三省。

这条古代进入云南的驿道构成的民族走廊在历史上可是极其重要的哦。明朝正是为了保护这条驿道而专门设立了贵州省!

2018年8月27日,由贵州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办的“重走苗疆走廊”文化旅游宣传活动在贵州省黔东南自治州黄平县旧州古镇正式启动。

贵州省人类学会会长、苗疆走廊首倡者杨志强、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教授石茂明、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编导于洪、贵州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飞、黔东南州黎平侗乡旅游发展局副局长石声德、黄平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梁娅、黄平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廖永伦等嘉宾、领导出席活动启动仪式。同时,新华社、中国旅游报、贵州日报、贵州广播电视台、三苗网等来自全国各地的20余家主流新闻媒体参加并报道这次活动。

47123586dee04b538577ee2db01e78d8.jpeg
▲黄平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梁娅开幕式发言

8a5fc6a5b65b41fb8a287cf98b6e6c33.jpeg
▲苗疆走廊首倡者杨志强教授活动开幕式讲话

c84196937e9e415b938a44e474817361.jpeg
▲贵州师范大学教授何景明开幕式发言

36cf5cfa8d64402b98676421df2600cb.jpeg

13437b15f25c4177826956945caef11e.jpeg

c888f351841249489edfeef9ad3dd722.jpeg

7807d08086c144cfb30418c1c190de14.jpeg
▲嘉宾合影

2103b6e3bfa3442f8f337120a1df66cf.jpeg
▲杨志强教授接过活动旗帜,即将出发

e0a97e054a82462ba77073b28b4e9261.jpeg

b55f9559eb1645afb7ef23f96b08f8c3.jpeg

e9db3e27e5444347b7de8100e52b1f02.jpeg
▲队伍到齐了

977590a6b152419aa174b235b9eef68d.jpeg
▲雨中前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8:06:31
“重走苗疆走廊”第二站:探魅施秉历史文物遗迹
  水墨云山•中国施秉。8月28日,“重走苗疆走廊”文化旅游宣传活动考察队来到施秉,全国知名专家学者,规划团队专家,施秉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朱毅、县旅游产业发展服务中心主任李忠果,宣传部、文宗局、政协办等单位领导及工作人员,近50余人一同走进“中国漂城”,揭开传说中的“㵲阳明珠”神秘面纱,探寻施秉不为人熟知的历史文物遗迹,持续扩大旅游宣传力度,为施秉文物遗迹保护与传承建言献策。

DYKc-hikcahf1192327.png
访苗寨


  施秉人文底蕴浓重,历史文化悠久,苗疆走廊在施秉境内长达10多公里,沿途上有古桥、古井、古树等,历经风雨沧桑,仍保存相对完好。施秉县从元明时期以来直到晚清的数百年间,在西南古驿道线路上有着重要历史文化价值。

  探索苗寨千古之谜,见证传统文化明珠。龙塘苗寨是一座国家级民族文化村,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及开发潜质,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村民们新修的现代房屋破坏了村寨传统文化氛围的完整性。对此,苗疆走廊概念首倡者杨志强教授说道:“现在不要轻易对村寨的文化价值进行判断,但是村民应该珍惜自己的文化财产,龙塘村是苗疆走廊上一个明显的多元文化交融现象,这对于之后谈民族共生关系,相互包含是具有说服力的”。

  鹅翅膀又称螺丝桥,是相见坡的一个重要的近代文化遗存,是贵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桥身为单拱石桥,长21米,桥面宽6.3米,高11米,跨度6米。据施秉县工作人员介绍,这座桥是第一座现代公路立交桥,在1949年11月,为阻止解放大军进军西南,国民党军队将桥炸毁,解放后,由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按原型修复,2003年又新修了一座新桥,现在随着二级路改线,新老桥均已‘退役’。”

R5Wj-hikcahf1197335.png
参观鹅翅膀

  最后,考察团来到了诸葛洞,这是古时商队陆路转水陆的要塞之处,河道边的石刻记载“因流传有诸葛亮的传说,因此被命名为‘诸葛洞’”。其位于施秉县城6公里的望城坡麓,系下舞阳河风景区的入口处。河道旁的乱石上,仍能看见古时纤夫的穿石系缆孔,数百年沧桑回首,这条古时的纤道,依然焕发出无限生机。
p5hW-hikcahf1212133.png
诸葛洞旁话走廊

  来源:贵州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nnis 发表于 2018-11-5 14:23:36
“重走苗疆走廊”岑巩站:历史长河中的文化宝藏

  贵州网讯 (记者 易木三)砚遇思州,柚见岑巩。8月30日,“行走苗疆走廊、感悟多元文化”为主题的“重走苗疆走廊”文化旅游宣传活动走进岑巩。以知名专家学者、主流媒体记者组成的近50人考察团与岑巩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永祥,县政府党组成员、副县级干部黄华等领导与工作人员一齐追溯岑巩的“苗疆文化”,解读岑巩山水,阐发岑巩人文,参与“重走苗疆走廊”座谈交流,推进岑巩旅游文化产业深度发展。

20180831115346340.png

  岑巩古称思州,“始名于唐,开府于明”,民国二年(1913年)改思州府为思县,民国十九年(1930年)更名为岑巩县,迄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古为楚、黔、滇交通要衢,中原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首先从这里传播于黔境,是贵州政治、经济、文化的最先发祥地,明朝将贵州区域四大土司势力收服,贵州得以建省,其省府选址地便在思州,史学界素有“先有思州,后有贵州”之说。境内山交黔脉,水溶楚流,山水交融共同谱写了秀美神奇的岑巩韵章,旅游资源十分丰富,是一处静待发现的宝地!

  岑巩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永祥说道:“岑巩是贵州东大门,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拥有特殊的文化符号与历史沉淀,是体现苗疆走廊文化特质的重要节点,重走苗疆走廊活动’走进古思州--岑巩,是加强外界对岑巩了解与认知的良好机会,相信通过这次活动,定能促进岑巩文化旅游品牌知名度提升,让岑巩未来旅游发展取得良好突破。”

  邂逅思州,走进秀丽风光和人文历史。

  考察团成员来到岑巩思州石砚传承基地。据了解,思州石砚因出产于古思州(今岑巩县)而得名,相传已有4000余年的历史,古称金星砚、蛮溪砚、黑端等,简称思州砚。思州砚石材产于岑巩县老县城(思州古城)东七里的星石潭,此地山环水抱,自然风景绮丽如画,为著名的古思州八景之一,誉名“文石涵星”。

20180831115356572.png

  近年来,思州石砚名声日隆,连续三届获得“国之宝•中国十大名砚”称号,产品不仅行销全国各地,还远销至东南亚各国及欧美等国家。
  思州石砚不仅历史悠久,还承载着厚重的文化价值。看着雕刻精美、品质精良的石砚,考察团成员爱不释手,不停请岑巩工作人员及石砚手工艺传承人答疑解惑。专家团及县领导更是留下了墨宝,尽展岑巩砚香古韵。

  思州温泉城取水点位于岑巩县北部新城核心区龙江河畔,日出水量7000立方米,出水口温度46℃,水质为富碱性高品质碳酸氢钠型热矿水,偏硅酸含量高,具有较高医疗保健作用。目前,思州国际温泉城正在进行一期施工图设计,建成后势必引发岑巩旅游新高潮。看着源源不断涌出的温泉水,考察团按奈不住,纷纷脱下鞋袜,让双脚浸泡在温润的池水中。

20180831115400173.png

  思州古城垣坐落在洒溪、架溪两水交汇处,其城池是一座多次性的土石建筑,古城北面城墙依山而筑,城内街巷至今没有变动,寺庙、石屋、楼阁让古城渲染在一片古色古香之中。考察团在这里穿街过巷,聆听古城历史故事,登上高处,俯瞰整个古城全景,被这座气势恢宏的古城深深震撼。

20180831115404263.png

  中木召古庄园遗址位于大有乡中木召自然寨,它布局得体、工艺古朴,据出土遗迹测量,遗址占地面积约4万平方米,大部份已被清理使用,还有部份遗址仍掩藏于厚土之下,地层表面已荆棘丛生,古树参天,庄园内城墙、基石、门栏、石柱础等仍历历在目,是一座典型的中国式宫廷建筑。1985年,被贵州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80831115407799.png

  考察队来到“御苗天险”古遗址——隘门。走上隘门的坡顶,便得见两山之间的龙鳌河似巨龙在山间飞舞。站在隘门下抬头可见四个大字,解说员介绍是“御苗天险”四字。隘门是明朝天启年间的一座古建筑,拱门顺山势而筑,高低不等,最高处5.2米,最低处1米。门外是一深壑,有千级石梯古道,盘旋山腰通向龙河渡口。放眼望去,四面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确如“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20180831115409276.png

  考察团走进晚明佳人陈圆圆归隐地--马家寨,马家寨背靠狮子山,寨前成片的荷花池随风摇曳,秀美清香;寨后山高坡险,草木繁茂。顺着极具民族风韵的寨门,考察团来到了依坡就势、气魄壮观的坟冢群。陈圆圆的坟墓隐藏在半山腰上,碑文上刻:“故先妣吴门聂氏之墓位席”,没有直书真名,系对外保密而有隐讳,考察团一面倾听解说,一面用手机记录下这难得的历史遗迹,纷纷赞叹“马家寨旅游大有可为,是一处勾起人无尽遐思的地方”。

20180831115413242.png

  吟咏悠久岑巩,感受古驿道魅力与文化力量。

  据史料记载,明清以前,思州境内山大谷深,商旅难行,陆路主要有古道、驿道。自春秋战国开辟由黔入滇的东西大道以来,秦朝修五尺道,汉朝修石门道,三国蜀相诸葛亮南征整修西南夷诸道,元、明、清开辟驿道,民国以来开始修建公路。

  如今依然有迹可寻的是,早在唐代,中央王朝开辟“湘滇黔大道”,贯通思州境地。元代,曲靖至晃州驿由府境通过。因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思州境地被称为“入滇之喉”。

  除了古驿道,岑巩县境古便道甚多,包括县道、乡道、村道,为民间主要交通运输线。全县物资集散、官商脚夫往来、劳作搬运等均靠古便道进行,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

20180831115416630.png

  在座谈会上,苗疆走廊规划团七颗星特聘专家王力峰教授说道“岑巩县旅游资源富集,从旅游挖掘来看,可重点强抓‘一热一凉,一司一圆’。一热指温泉,温泉是促发赢利爆点的优质旅游产业,国际化欧式风格温泉产品在岑巩周边稀缺,规划理念可向此类风格倾斜;一凉指避暑度假,岑巩具备发展避暑旅游的气候资源条件。“一司” 指思州土司文化,‘土司文化’具有极大的旅游吸引力,保留文化根基,丰富文化业态,不失为焕活古城的妙方;一圆指陈圆圆,它是一个文化符号,极具吸引力,可打造陈圆圆雕塑、说明牌等,让游客更形象立体的了解这段历史文化魅力。”

  苗疆走廊首倡者杨志强教授说到:“岑巩是苗疆走廊上一个少数民族与汉族文化深度交融之地,两者相互影响,构成了岑巩历史文化的最大特点,丰富的温泉资源,尤其是“陈圆圆墓”文化资源,其文化号召力是非常巨大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7:53:07
本文可以不可以【加精】一下?  越关注越有意思的主题,必火的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7:59:12
启动仪式后,考察团参观考察了旧州古镇,从古香古色的民居、商铺,感受旧州浓厚的历史文化气息,领略了且兰古国、旧州故地的传奇秀美。

e3d3ff9af0124935892dcdf4898146e2.jpeg
▲黄平旧州。一位苗族妇女在街边刺绣

a83f64f2e5ab4deea0ea4aa8be2bb99c.jpeg
▲黄平旧州。望月楼绣娘

834bb587168c4274b936af3589b4c693.jpeg

9c0c733802a84f869aa750bd19ead473.jpeg

b3327e3ffdd1475aabc588b0287d9fc4.jpeg
▲黄平旧州,繁华如此熟悉

612037e89b5a4104beeaa9ca08b22138.jpeg
▲古驿道周围村民热情欢迎考察团

随后,考察团所有成员一起徒步13公里,重走苗疆走廊古驿道黄平段。这条承载着古老历史的悠悠古道,有太多的沧桑与繁华、富足与荣耀。

83650738571644cc979ef4c053036037.jpeg
▲荒芜的野外,看起来如此陌生

主办方工作人员一路上给大家讲述这条古驿道的相关历史知识,一边实地考察古驿道,考察团成员无不感叹古人们的辛劳与智慧。

ef26c0dbafb14d4eb1e0f7d92f4a1da0.jpeg

b9c0637e570343e79f00ae8dc934fb08.jpeg
▲古驿道黄平段

脚步踏过苗疆古驿道上的人迹马印,仍能感受到数百年前这条贯通整个西南地区的驿道是何等的繁华。

f296cd8028974ed59ce89cc8258c99b1.jpeg
▲驿道地点:滑石板

“苗疆走廊”指的是1291年元朝政府开通连接湖广(今湖北、湖南)横穿今贵州十几个县后通往云南昆明,再西行走大理经腾冲出缅甸的一条古驿道。

396fcc18d446425283bd20ef581a0ccf.jpeg

290a262850c9479dac25c3b1c5b5c769.jpeg
▲古人驮货物过这驿道,肯定比今天更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8:02:50
自2012年贵州专家学者杨志强教授首倡“苗疆走廊”概念以来,在省内外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

目前学术界已形成共识,将其列入中国的“五大民族走廊”(藏羌彝走廊、河西走廊、南岭走廊、武陵走廊、苗疆走廊)。

0dce8e5711c64f4da44ea7c310f4f7f4.jpeg

e0205dc9f8f84df88bd8bb77c3c9625d.jpeg
▲翻山越岭,精疲力竭

自古驿道开通以来700多年间,“苗疆走廊”不仅是连接中国内地与西南边疆,横亘湘、黔、滇三省的交通大动脉,也是中国古代进出东南亚和南亚的著名陆路国际通道。
b839b2788ec548a8883f7d4e1891549f.jpeg

989de1fb05af4b9885ed5957d2fdeb34.jpeg
▲古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才有的驿道

杨志强教授强调:“这次活动的意义有三层,一是树立贵州人的文化自信,摆脱长期以来被边缘化,被他者描述和书写的状况。

二是加强民族团结,通过深入调查研究苗疆走廊沿线共生格局形成的过程和机制。

三是将苗疆走廊纳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拓宽能源通道,结构性地解决武陵山地区和云贵两省的贫困问题具有重大意义。”

84e7fbe0d5e449d39815a1070ae4a9ba.jpeg
▲徒步古驿道上

1d667c9026af49f4b27e0cf85ae33417.jpeg
▲专家团队在驿道上合影

图文来源:重走苗疆走廊活动团队成员 杨华 三苗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8:09:03
“重走苗疆走廊”文化旅游宣传活动启动仪式在黄平开启
  8月27日,黄平县旧州镇东城门外一片欢腾景象,“重走苗疆走廊”文化旅游宣传活动启动仪式在此隆重举行,此次活动由贵州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办,贵州大学、贵州省人类学学会承办。全国著名专家学者,规划机构专家,黔东南州黎平侗乡旅游发展局副局长石德声,黄平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梁娅、黄平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廖永伦等领导出席了启动仪。

Z8rI-hiixpun5216894.png


  “苗疆走廊”指的是1291年元朝政府开通连接湖广(今湖北、湖南)横穿今贵州十几个县后通往云南昆明,再西行走大理经腾冲出缅甸的一条古驿道。自2012年贵州专家学者杨志强教授首倡“苗疆走廊”概念以来,在省内外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目前学术界已形成共识,将其列入中国的“五大民族走廊”(藏羌彝走廊、河西走廊、南岭走廊、武陵走廊、苗疆走廊)。自古驿道开通以来700多年间,“苗疆走廊”不仅是连接中国内地与西南边疆,横亘湘、黔、滇三省的交通大动脉,也是中国古代进出东南亚和南亚的著名陆路国际通道。这条道路勾连的中印两国是当今国际公认的最活跃的两大经济实体,沿线经过及辐射10余个国家,有30多亿人口及100多个民族分布其间。

  本次活动以“行走苗疆走廊,感悟多元文化”为主题。一批在历史学、民族学、考古学、地理学、人类学、音乐学等多个领域建树颇深的全国著名专家学者,多家主流媒体记者以及自发加入活动的人员组成一支近50人的“考察队伍”,将深入黄平县、施秉县、镇远县、岑巩县四地的苗疆古驿道、古村落,脚步丈量苗疆走廊的悠久历史,架起苗疆走廊文化旅游宣传的桥梁,再现贵州文化之美,构建贵州文化自觉与自信,构建贵州文化的主体性认同,文化助力贵州脱贫攻坚,打造贵州文化旅游新品牌。

xGm7-hiixpun5216969.png


  来源:贵州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8:11:34
苗疆走廊

苗疆走廊,亦称“古苗疆走廊”,是从湖南经过贵州连接云南的官道。
这是2012年贵州大学杨志强教授首先提出的一个文化走廊概念。指的是元代1291年新开辟的一条连接湖广(今湖南、湖北等地)经过贵州至云南、东南亚、南亚的一条“官道”及其支线,全长近三千里,涵盖了云贵高原大部分地区。现学界一般把其起点定为湖南常德,终点为云南昆明,进而从昆明向西至大理与唐宋以前的南方丝绸之路相连至缅甸印度。“苗疆走廊”现已列入中国五大“民族走廊”之一(即藏彝走廊、河西走廊、南岭走廊、苗疆走廊、武陵走廊)。“苗疆走廊”提出后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元代以后东南亚、云南边疆进入中原内地不再走原来的四川线路(即南方丝绸之路)而改由经贵州至湖广。这一变化对西南乃至中国南方的地缘政治、经济格局带来重大影响,如贵州建省(1413年)、湖南分省(1664年)、明清时期四川经济中心向川东南倾斜、云南经济政治中心向东部转移、清代大规模“改土归流”、“开辟苗疆”,近代以来“抗战公路”的修筑、“三线企业”建设等均与此路有密切关系。现今中国“未识别人们共同体”的98%也集中分布这条线路周边地区(约75万人)。


“苗疆走廊”(亦称“古苗疆走廊”“西南国家走廊”等)这一学术概念是2012年初贵州大学研究团队杨志强教授首先提出,在明代的文献中称为入滇“东路”或“一线路”,起点为今天的湖南省常德市,溯沅江水陆两路而上,经桃源、沅陵(明称辰州卫,下同)、辰溪、泸溪、怀化(黔阳)、芷江(沅州卫)、新晃(晃州)至贵州省,经玉屏(平溪卫)、岑巩(思州)、清溪镇(清浪卫)至镇远(镇远府、卫),然后改行陆路,东西横跨贵州省中部的施秉(施秉县、偏桥卫)、黄平(兴隆卫、黄平州)、凯里(清平卫)、麻江(麻哈州)、福泉(平越卫)、贵定(新添卫)、龙里(龙里卫)、贵阳(贵州卫、贵州前卫、贵阳府)、清镇(威清卫、镇西卫)、平坝(平坝卫)、安顺(普安卫、安顺州)、关岭(关索岭)、晴隆(安南卫)、盘县(普安州)等县市后进入云南省,经过富源(平夷卫)、沾益(沾益州)、曲靖(曲靖府)、马龙、嵩明(嵩盟州)等地后至昆明。经过湘、黔、滇三省的三十余县市,主线全长一千四百多公里、约八万余平方公里面积、二千四百余万人口及二十多个民族、族群分布其间。元明清时期,在文献上所称的连接湖广与云南的入滇“东路”是连接中原内地与西南边疆间交往的第一首选要道,此外它也是在中国“朝贡体系”下与东南亚缅甸等国进行政治、经济及文化交流的著名“国际通道”。从地域空间上看,“苗疆走廊”虽然主要指的是上述这条入滇“东路”(亦称“一线路”、“普安路”、湖广大路),但随历史时期的不同也在变化,如明清以前从贵州西北进入云南地区的“西路”骄道,明代从广西沿都匀北上且与“东路”骄道紧密相连的“南线”和奢香夫人修筑的“奢香九驿”,此外还有途径贵阳、遵义、四川纂江的“北线”,以及清代大规模“改土归流”和“开辟苗疆”连通的清水江、都柳江等水路,逐步形成以“东路”为主干道的带状交通网络体系,因此都可视为广义上“苗疆走廊”组成部分。 [2]
“苗疆走廊”是一个囊括多民族的民族走廊,许多民族在融入该走廊的同时也将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融进该走廊的文化圈中。“苗疆走廊”上民族文化互动的最大特点在于它既有民族多样性和文化多元性,又有汉文化的普遍影响形成的“地域性”和“整体性”;是多元民族文化相互交错、碰撞,多种文化圈结构不断重新分化和重组的区域。如今的“苗疆走廊”像一根红线,把点状散列的“屯堡文化”、“傩文化”、“安顺地戏”等“移民文化”一线串起,体现了它多元一体格局的特色。“民族走廊”是上世纪80年代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提出的概念。一般来说,在地理学上,“走廊”是指连接两个区域的中间狭长地带,“民族走廊”是指某些民族在沿着一定的江域河流、山脉等自然环境不断迁徙流动的过程中积淀在迁徙路线上的历史文化。对于“苗疆走廊”,我们首先要知道一个基本的历史常识,那就是“苗”不是特指现在的苗族,而是对南方少数民族的一种统称;“苗疆”起源于清代雍正年间制定的“苗疆缺”官僚待遇制度,后演变成以云贵高原为中心的具有明确空间意义的地缘概念。在清乾隆年间,贵州全省、云南东部、四川大小凉山(打箭炉以东)、湖广边地、广西北部(庆远府,今河池以北)均属“苗疆缺”待遇区域。清代晚期以后,随着各地汉化程度的加剧,“苗疆”范围大幅度收缩,形成了“广义的苗疆”(贵州全省及周边)和“狭义的苗疆”(湖南腊尔山周边及贵州黔东南)两义。换句话说,苗疆走廊是整个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各民族在经济、政治、文化、生活各方面不断交融而形成的一条文化走廊,而并非仅仅属于哪一个民族的。
自元代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开通“苗疆走廊”后,从东南亚、南亚及云南边疆进入中国内地,就不再走唐宋以前的“灵关道”、“五尺道”(即南方丝绸之路的主线)进入四川,二是改道经贵州至湖广。这一变化对西南地区的地缘政治和经济格局、国际贸易、人口城镇分布、汉族移民迁入线路、族群关系与文化交流等都带来重大影响。如1413年贵州建省即起因于此路,明清时期四川经济中心向东南部泸州、重庆转移,云南省政治经济中心从大理向昆明、曲靖偏移、湖南分省(1664年)等均与此路有关。同样的,这时期中原王朝对云贵高原地区实施政治整合的“国家化”措施,也主要是依托“苗疆走廊”从东向西,渐次控制西南边疆地区的。此前的“南方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主要是连接中外交往和中心区域与边缘地带的“商道”,而“苗疆走廊”则位于云南高原地区经济最发达、人口最稠密地区,是一条典型的“国家走廊”(即“官道”),其差别可用今天的“国道”和乡间小路的差距作比喻。从“走廊”之定义看,“苗疆走廊”主要指的是一种社会文化空间,它从两湖平原地区跨越到云贵高原地区,兼有平原、丘陵、高原、山地等多种地貌。所以,“苗疆走廊”主要是受到政治、经济等社会因素影响,而不是依据山川地势等地理条件自然形成的,是兼具汉族和少数民族群体的多样性地域文化特征的民族走廊。简单地说,苗疆走廊相比其他民族走廊来说,更多是在国家意识的操控下形成的,兼容了地貌的多样性、民族的多样性、文化的多样性和国家意志和汉文化的一体性及整体性等特征,对周边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是极为重大的,其多样性文化的碰撞和交融形成的历史文化遗存是厚重的。(来源:百度百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nnis 发表于 2018-8-29 18:13:25
色彩多样的古苗疆走廊

古苗疆走廊是一个囊括多民族的民族走廊,许多民族在融入该走廊的同时也将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融进该走廊的文化圈中。古苗疆走廊民族文化互动的最大特点在于它的民族多样性和文化多元性,这一地域文化体系的形成过程就是多元民族文化相互交错、碰撞,多种文化圈结构不断重新分化和重组的过程。如今的古苗疆走廊像一根红线,把点状散列的“屯堡文化”、“傩文化”、“安顺地戏”等“移民文化”一线串起,更体现了它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特色。


古苗疆走廊是什么


“民族走廊”是上世纪80年代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提出的概念。一般来说,在地理学上,“走廊”是指连接两个区域的中间狭长地带,“民族走廊”是指某些民族在沿着一定的江域河流、山脉等自然环境不断迁徙流动的过程中积淀在迁徙路线上的历史文化。


对于古苗疆走廊,我们首先要知道一个基本的历史常识,那就是古苗疆走廊中的“苗”不是特指现在的苗族,而是对南方少数民族的一种统称。也就是说,这里的“苗疆”相当于今天我们所说的民族地区。据史料记载,古代的“苗疆”在清代以后是涵盖了贵州及周边地区的一个地缘概念。换句话说,古苗疆走廊是整个南方民族地区各少数民族在经济、政治、文化、生活各方面不断交融而形成的一条文化走廊,而并非仅仅属于哪一个民族的。


“古苗疆走廊”是从以汉文化为中心的两湖平原地区跨越到以非汉族群体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湘黔滇高原地区的跨地形带的走廊,兼有平原、丘陵、高原、山地等多种地貌。所以,古苗疆走廊是受到政治、经济等社会因素影响,而不是依据山川地势等地理条件自然形成的,是兼具汉族和少数民族群体的多样性地域文化特征的民族走廊。简单地说,古苗疆走廊相比其他民族走廊来说,更多是在国家意识的操控下形成的,具有地貌的多样性、民族的多样性、文化的多样性,而这些多样性对周边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是极为重大的,其多样性文化的碰撞和交融形成的历史文化遗存是厚重的。


明代《广志绎》记载:“其在黔中者,自沅陵到普安两千里,总称曰‘苗’。”据此,贵州大学人类学教授杨志强将沅陵作为古苗疆走廊的起点。杨志强团队根据多年的研究还将古苗疆走廊的大致区域绘成了一幅地图(下图)。


W020140403330497647025.jpg

古苗疆走廊地图


杨志强提出,所谓的“古苗疆走廊”,是指在元明时期之后开辟的,在地理位置上是连接了西南边陲云南和湖广两地的一条驿道,当然也包括其周边呈带状分布的地域。该驿道以湖南常德为起点,向西穿越贵州中部的镇远、凯里、贵阳、安顺、盘县等地,然后进入云南富源县,再经曲靖等地最终抵达昆明,它的走向与今天的湘黔滇铁路路线大致相同。该驿道全长大约1400公里(湖南常德至云南昆明),其中经过贵州省境内的路段大约有600公里。在行政区划地图上,古苗疆走廊大约穿越了3省30多个市县,涉及面积近8万平方公里,有20多个民族沿线分布,人口约2000万。可以说,这是元明时代以来直到晚清的数百年间,维系西南与中原政治、经济及文化密切往来的大动脉,是一条连接湘黔滇三省的极为重要的军事要道,同时也是一条囊括许多汉族移民文化区和少数民族文化圈的文化走廊要道。


土司与古苗疆走廊


土司是中国西南、中南、西北和其他一些民族地区从元代开始实行的一种社会制度,直到民国时期才大体结束,个别地区直到上世纪50年代才真正结束。它代表的是中央王朝的管理权,同时又充分体现了民族地区的行政职能。


古苗疆走廊既是中央政权控制西南边疆的一条交通大动脉,同时也是连接中国与东南亚的一条重要国际通道。自明清以来,汉族移民沿着这条走廊大规模进入西南地区。他们通过这条驿道把汉文化带到周边的民族地区,少数民族居民同时把少数民族文化带给汉族,二者的文化因此得以相互交融,形成了遗留在汉族地区的历史文化古城和民族聚居区以及在汉族与少数民族杂居地区的各种文化现象。


古苗疆走廊上的土司数不胜数。如播州土司,从唐宋到明清经历了4个朝代,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建于南宋的海龙囤,是西南土司建筑群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且传承时间最长的军事遗址,它能充分反映出杨氏土司在播州统治的全过程。另外,作为土司墓葬代表的杨粲墓,被誉为西南石刻艺术的宝库,布局十分巧妙,石刻极为精美,技法独到。这些墓葬及其出土的碑文、墓志、石刻、雕刻等,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文献的不足,为我们研究该地区的土司制度、土司家族历史和土司的社会生产生活状况提供了另一种史料,同时也为建筑艺术研究、石刻艺术研究等提供了研究资料,具有极高的价值。


古苗疆走廊的形成是因当时国家要对西南地区进行“国家化”,急需开辟一条通往西南的捷径。贵州是这条通往西南地区要道的必经之地,最初贵州设省就是为保护这条通往云南的“走廊”通畅和安全,所以“无滇,便无黔”。为保证这条通道的畅通,朝廷采取了“以夷制夷”的办法。据史料记载,自明代到清代雍正年间,朝廷曾多次对“苗疆”内的土司及少数民族用兵,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官道受阻。因此,官府逐渐认识到建设一条畅通的通往西南的要道的迫切性。然而,由于西南地区地形复杂、地貌多样、族群分布多样,所以,朝廷采取了“以夷制夷”的政策,对当地的首领以及少数民族大姓授予官职,且可以世袭。这样做既可以巩固朝廷统治,又可以维持当地原有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从而实现通过这些少数民族上层人士对当地少数民族的管治。


古苗疆走廊开通之后,明政府在古苗疆走廊沿线上设屯开卫,为内地汉族移民迁徙到西南地区奠定了基础。明初西南汉族移民主要以军事移民为主,明洪武时期,在国家的组织下进行了大规模的卫所军事移民。除此之外,也有商人、农民和手工业者等移民移入贵州。清代前期,云南、贵州开发矿业,再次吸引了内地移民的大量涌入。


古苗疆走廊是一个囊括多民族的民族走廊,许多民族在融入该走廊的同时也将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融进该走廊的文化圈中。古苗疆走廊民族文化互动的最大特点在于它的民族多样性和文化多元性,这一地域文化体系的形成过程就是多元民族文化相互交错、碰撞,多种文化圈结构不断重新分化和重组的过程。如今的古苗疆走廊像一根红线,把点状散列的“屯堡文化”、“傩文化”、“安顺地戏”等“移民文化”一线串起,更是体现了它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特色。





补充内容 (2018-8-29 18:14):
本文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中级会员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手机浏览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